他是你的捧场王呀

停更好好学习鸭

且以深情共余生

22.

    12月24号平安夜。

    姚望和杨业明在见面会后台直播,趁着没上场和“留守儿童”们聊聊天。

    杨业明穿了一件性感的镂空T恤,虽然里面穿着打底,但依然能看出线条流畅的肌肉轮廓。

    “杨业明她们说想看你穿透视装,你不如把里面那件脱了吧,合合合合”,姚望举着手机,把镜头对着正在弄发型的杨业明。

    杨业明笑,瞟向他的目光带着点莫名的意味,姚望一下就读懂了里面的意思,他不自觉舔了舔嘴唇,红着耳朵转移了话题。

    整理好妆发,两个人挤在沙发上,杨业明的手虚虚搭着姚望的肩膀。

    “姚望太白了,他都比女生白,我能有什么办法。”杨业明有点得意地回复着屏幕上闪过的弹幕,比自己被夸了还高兴。

    前面台上播放着两个人的花絮,台下时不时爆发出粉丝激动的尖叫。

    姚望偷偷地深呼吸,这是他们第一次面对如此多的粉丝,他忍不住想,万一唱歌的时候唱错词一定很尴尬。杨业明也紧张,不停地喝水,舌头时不时伸出来舔一舔嘴巴。

    然而真的上场和粉丝们打过招呼以后,杨业明反而平静下来。舞台和镜头对他来说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仿佛他天生就该站在这里,他把站偏台的姚望往中间拽了拽,然后亲切而自然地和粉丝们互动。

    姚望清晰地感受到麦克风因为自己的手汗而变得有些滑腻,他一直低着头唱歌,声音小而颤抖,杨业明走近跟他一起合唱,用眼神安抚着,让他慢慢镇定下来。

    中间有一个读信环节。

    之前挑选粉丝来信的时候姚望只是大概看了一眼,觉得写得不错就拎了出来,但他没想到当他坐在只剩一束光的舞台上,对着下面所有的粉丝读出那封信的时候,会有那样激烈的情绪。

    “少熬夜少熬夜少熬夜!”

    “对!”

    “天冷就要多穿点。”

    “对!”

    “还有,你真的很好看很好看,从头发丝好看到脚后跟。”

    “对!”

    “不要再减肥了,谁再说你胖我跟谁急。”

    “对!”

    姚望每读一句,粉丝们就会大声呼应一句,字里行间透露着大家共同的愿望,就是希望他好。姚望一边笑着,一边红了眼眶。

    “…想到要来见你了,我觉得自己可以飞起来,毫不犹豫地做下这个决定,什么都还不知道,不知道那天有没有考试,不知道机票要订什么时候,我只知道我要来见你…”姚望终于克制不住声音中的哽咽,他竭力忍着泪水无措地看向一直在旁边安静聆听的杨业明,杨业明轻轻搂了搂他的腰,拿出一块纸巾帮他擦眼泪。

    姚望几乎是抽噎着读完了那封信。

    杨业明读另一封信的时候不断抬起头,试图让眼泪回流,努力用平稳的声音读完。

    这对于他们来说,是无比珍贵的时刻。台下粉丝的爱意,他们都有收到。

    于是他们唱:“有两个男孩爱着这些女孩…”

    …

    因为忙着筹备见面会,天才不得不被送到朋友家寄养两天,所以姚望和杨业明回到北京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接天才。

    抱着天才和它的粮食玩具走到楼下的时候,还碰到了肖子异。

    肖子异这回没带着他的狗,面色也不是很晴朗,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走到跟前才认出姚望,轻轻勾起嘴角算是打了个招呼。姚望还有点不适应他这么正常的样子。

    “谁啊?”杨业明略带探究地回头张望。

    姚望换了个手拎东西,回答他:“之前遛狗认识的,不熟。”

    “…哦。”杨业明放心了。

    见面会之后有几天休息时间,两个人在家里过了两天悠闲自在的日子,看电影,打游戏,撸狗,发呆,这样的生活让人觉得一直这样下去就很不错。

    小龙老师的电话在一个晚上打来,告诉他们一个朋友去世了。

    是个女孩子,还很年轻。

    屋里的所有灯都关着,天才已经趴在客厅睡着了。姚望靠着杨业明的肩,坐在卧室的地上。两个人沉默着。

    半晌,杨业明听到一声轻微的抽泣。他鼻子一酸,紧紧搂过姚望,感觉到他的眼泪沾湿了自己的脖子。

    那天他们都没有睡着,昏昏沉沉的,直到天逐渐转亮。

    “我们的归宿是星辰大海,你只是比我们先离开。希望你在天堂能做个快乐的天使。”姚望在他的日记里写道。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