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你的捧场王呀

停更好好学习鸭

且以深情共余生

19.

    因为受邀参加几天后总公司的庆典,所以杨业明只去韩国拍摄了两天就又折返回北京。

    这次到家的时间比较早,杨业明心情明媚地上了楼,但打开门却并没在客厅里看见他的小可爱。杨业明正纳闷儿,就听见姚望卧室里有什么动静,他放下行李箱走了过去。

    “合合合合合合合合…”

    推开门,杨业明就看见背对他趴在床上翘着腿笑得停不下来的姚望。

    有什么事儿还是什么人让姚望这么开心?杨业明皱了皱眉,不高兴了。

    “你笑什么呢?我回来了。”

    姚望听见声音回过头来,嘴角还带着没收回去的笑,脸也红扑扑的,特别可爱。然而他看见杨业明脸的一瞬间,没忍住“噗”地一声笑得更欢了。

    “???”

    “合合合合合合合嗝,你,你回来啦。”姚望笑得肚子都疼了,他从床上爬起来,凑过去拽着杨业明的胳膊,笑得直抖,

    “仲春,是你吗仲春?”

    杨业明惊了,这个名字有点熟悉。他伸手抢过姚望手里攥着的pad,果然看见了屏幕上三年前演小短剧的自己。

    那时候杨业明还没完全瘦下来,脸上还是有肉的,发型一言难尽,台词念得也很尴尬,现在冷不丁一看,他自己都觉得有点搞笑。

    杨业明有点不好意思,他猛地把姚望扑在床上,堵住了身底下人的嘴巴,不让笑了。亲吻的间隙杨业明咬着姚望的嘴唇含糊不清地说:“这谁发的,怕不是想进小黑屋了。”

    姚望笑着勾住他脖子,“别呀,看你多可爱啊那时候。”杨业明翻了个白眼表示不信。

    “真的,以前脸肉嘟嘟的超可爱,现在更可爱更帅了,以前和现在的杨业明我都喜欢,”姚望特别稀罕地抱着杨业明,手摸着他有点硬的头发,“我真想从小时候开始认识你。”

    姚望第一次明确地说出对自己的喜欢,杨业明的心一瞬间无比柔软,藏不住自己的酒窝,耳朵也红了起来。

    “杨业明别害羞呀。”姚望笑着逗他。

    杨业明没说话,半晌在姚望脖子里印下一个吻。姚望缩了缩脖子,笑道:“好痒。”

    但这回杨业明没放过他,依旧缓慢细致地在他脖子和耳后亲吻着。

    其实不止是痒,有一种异样的酥麻顺着被触碰的地方蔓延。

    杨业明顺着掌下柔韧的腰开始往上抚摸,滑过平坦的小腹停在胸口,姚望惊喘一声抓住他的手。

    顺势和姚望十指相扣,杨业明一边细细密密地落下亲吻,一边用另一只手向他身下探去。

    “嗯…”姚望从嗓子里挤出一个无意义的音节,空气像是染了火一样烧着,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抓着放到了一个同样灼热的地方。

    愈重的喘息相互交织着,到达顶点,然后归于平静。

    杨业明心满意足地搂着姚望,对着他圆圆的发旋轻轻地吹气。

    “望,洗个澡吧。”

    “你先。”

    杨业明只好先去洗澡。

    姚望懒懒地趴在被子上闭着眼睛,枕头里充满了杨业明的味道。

    现在的杨业明比起以前成熟了不少,却又不失少年人的纯粹和热忱。虽然没能认识以前胖乎乎的杨业明,但姚望想,能拥有现在的他,也真的很好。

    总公司的庆典是两个人出道以来最正式的场合,会见到公司总裁,有很多媒体拍照,甚至要走一小段红毯。

    杨业明和姚望穿得笔挺帅气,在大厅里等待进场。姚望的视线没有固定落点,跟着匆忙而过的工作人员们来回移动,面上没什么表情,看上去有点冷淡。

    杨业明看见姚望的脸色,悄悄戳了下他的腰问:“紧张吗?”

    “还行吧。”姚望收回视线看了杨业明一眼,但轻抿着嘴唇的样子看着却不那么放松。

    “没事儿,一会儿跟着我走。”虽然自己心里也打鼓,但杨业明下意识地挺了挺腰,看上去十分自信。

    工作人员跑过来告诉他们即将入场。

    站在红毯的起始端,看着两侧镜头闪动的光,两个人都不可控制地更紧张了。和机场迎接他们的粉丝的镜头不同,这些镜头仿佛更加锐利,刺激人的眼膜。

    一步,两步。明明只是短短的一段路,却好像是从生命的一个节点迈向另一个。不管以后是大红大紫还是籍籍无名,他们终于并肩向前行进了。

    胡乱地签了名字,姚望僵硬地迎着镜头摆姿势,紧张到表情空白。

    “看这边!”不知道下面哪个镜头后面的人喊了一声,姚望机械地朝那头侧过身子,然后就对上了暂时等候在一旁的杨业明的视线。

    一如既往的充满朝气和纯粹,让姚望无比喜欢的眼神。

    于是姚望对着那边露出了一个十分自然好看的笑,眉眼温柔。

    真好,他并不是一个人。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