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你的捧场王呀

停更好好学习鸭

且以深情共余生

16.

    第二天完工后两个人去了乐天公园,姚望扒在海底世界的大玻璃上,欢喜地看着游来游去的各种鱼类。

    他指着里面随着灯光变色的咖啡黄金水母说:“它们好好看啊,感觉可以在这里看一整天。”

    杨业明十分随意地举着自拍杆,并不在意是否拍到了水母,他的眼睛一直跟着姚望转动。他觉得自己也能看姚望一整天。

    姚望提议去坐海盗船的时候,杨业明心里咯噔一下,他若无其事地转移话题:“要不我们先坐这个吧,一会儿再来排海盗船。”

    于是姚望被哄上了他一坐就会晕的茶杯。

    在茶杯上转得差点吐了以后,姚望脚步有点踉跄却还是兴高采烈地拉着杨业明往海盗船那跑。 杨业明吓得就近抱住了旁边的柱子,认怂地用一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姚望。

    姚望哭笑不得,他挽着杨业明的胳膊努力拽着他移动,“杨业明你别这么怂,你答应我要玩的!”

    杨业明像是长在了柱子上,僵持了半天姚望也没能把杨业明拽上海盗船。

    姚望有点生气,蓦地撒了手自己闷头往前走。

    远远跟着拍摄的小龙老师追上来问姚望:“怎么不坐呢?”

    姚望翻了个白眼,“杨业明不敢”,撅了噘嘴又说,“看不起他。”

    姚望脸上的不高兴谁都能看出来,但杨业明偏偏是个例外,他对此刻的状况毫无察觉,还悠哉悠哉地拉着姚望去玩别的游戏。

    玩了几个适合老年人的游戏之后,游乐场已经要关门了。姚望一声不吭走在前头,杨业明溜溜达达在后面东张西望。

    小龙老师无力地叹了一口气,这人的智商是不是都就着草吃了?他走过去提醒杨业明:“诶,姚望生气了。”

    杨业明愣了一下,才发现姚望已经一个人走出老远。他跟上去小心翼翼地探个头问:“姚望你生气啦?”

    姚望没说话。

    杨业明想,完了。

    但是杨业明的人生阅历里,关于哄人这方面的内容实在不多。他搭着姚望的肩膀,笨拙地哄了半天,成效不大。

    杨业明心一横,“那我现在陪你去玩海盗船!”

  “现在都要关门了,不能玩了。”姚望越想越委屈,一眼都不想看杨业明。

  “那我一会儿陪你喝酒吃肉行吧?我平时晚上都不吃饭的。”杨业明拉着姚望坐到台阶上跟他商量。

    姚望抽出手,“得了吧,你喝多了我还要照顾你。”

    杨业明像个大狗狗一样贴着姚望求了半天,姚望脸色才好一点,被杨业明哄着去了超市。

  “望,拿这个牛奶吧,你爱喝。”杨业明怀里揣满了姚望喜欢的东西。姚望点头,伸手拿了一棵西兰花。

    两个人视线相对,杨业明讨好地笑着,姚望瞪了他一眼,“我要坐海盗船!”

  “游乐场已经关门了嘛。”

  “那我不管,我就要做海盗船!”姚望说得理直气壮。

    杨业明一口答应:“好好好,我下次一定陪你坐!”

  “杨业明你要是再骗我你就死定了。”姚望又看了傻笑的杨业明一眼,哼了哼,“你就在那装无辜。”然后终于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

    这是代表原谅他了。杨业明赶紧趁机搂了上去,带着人去住处楼下的便利店外喝酒吃肉。

    吃了很多牛肉,姚望心情又好了起来,拉着杨业明喝酒。杨业明还没喝多少,他自己先喝大了,非要给杨业明看手相。

  “杨业明你的手,好糙啊,这个是那天直播撞的。”姚望在杨业明手背那块伤疤上摸了半天,杨业明看着他低着的头顶,默默把手翻了过去。

    姚望乖乖地对着杨业明的手心看起了手相。“你这还有一条线,说明你还会有一个副业。看来你三十岁要开一个火锅店,开到你五十岁。”

  “为什么开火锅店呢?”

  “因为我喜欢吃火锅啊!”姚望笑得头直往后仰,眼睛眯起来的弧度特别好看,杨业明忍不住就跟着他一起笑了起来。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