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你的捧场王呀

停更好好学习鸭

且以深情共余生

【24、25】
24.

    可能是觉得这两个刚出道的新人很有潜力值得栽培,所以公司算是比较重视姚望和杨业明,总公司的年会也让他们去参加,好在大人物面前晃一晃多露露脸。

    作为很有实力的公司,年会自然也称得上盛大,和姚望刚毕业时候去的那个小公司简单的年会完全不同,而杨业明这个刚从校园里走出来的大学生也是头一回有了自己是在正式工作赚钱的真实感。

    “我的天~那不是那谁吗?我看他的戏长大的!”杨业明一边对着远处的镜头笑得优雅帅气,一边从微启的唇缝中惊喜地小声感叹。

    公司签约的几个颇有名气的大腕都来了,正和总裁坐在一桌轻松谈笑。姚望也激动,但他还残存一点理智,拽着杨业明不让他没见过世面地跑过去管人家要签名。

    年会上领导对过去一年的工作进行了总结,并对未来进行了展望,接着就是表演节目和吃吃喝喝抢红包环节。

    杨业明和同桌的小姐姐打成一片,借着自己受宠得到了好几个私发的红包,正乐呵着想回头炫耀,结果姚望坐在旁边鼓着腮帮子吃东西吃得心无旁骛。

    “啧,别吃了!”杨业明故作严肃地看着姚望,手上却忍不住去戳了戳那鼓起来的圆滚滚的脸蛋。

    小姐姐们善意地起哄:“诶呦喂!干嘛呢干嘛呢!”

    姚望翻了个白眼,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

    因为还有半个月就是春节了,每个人脸上都喜气洋洋的,平时看起来严肃的同事也笑着抢红包说段子,大家围在一起,讨论平时不敢提及的八卦。

    挨桌敬完了酒,姚望嘴里塞着一块西瓜,举着荧光棒给台上跳舞的小哥哥小姐姐加油。

    杨业明给两人杯里又倒了酒,“望,咱俩喝一杯。”

    姚望笑着接过杯子,与杨业明的轻轻一碰,然后一饮而尽。

    灯光炫目,台上一个帅哥把舞伴抱起来飞速旋转,台下的观众们大声喝彩,姚望和杨业明也跳着,手臂跟着节奏挥舞。周围热闹到甚至有些喧嚣,但一转头就能看见彼此同样藏着兴奋和感动的面容,于是恨不能时光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年会结束的时候杨业明的步子已经踉踉跄跄,眼神略有些涣散,时不时还露出一个傻不拉几的笑。

    “杨业明你快叫车啊,我要回家。”姚望脸蛋透着绯红,皱眉催促。他也喝得不少,感觉自己脚下有点发飘。

    杨业明来劲了,转头大着舌头跟旁边的一群同事说:“你们知道吗,来的时候我叫的车,现在回去,还是我叫车!”

    “什么都是我买,今天卷纸也是我买的咯!”他拍着胸脯大声喊着,整个人透着一股子傻气。

    “对,平时饭都是我做。”

    “我也做了好么!”姚望反驳道。

    “你早上吃我鸡蛋了没!晚上吃我鸡蛋了没!中午吃我牛排了没!”

    姚望不让他说了,扑过去用身子推着他往后退。

    杨业明宠溺地傻笑着,边踉跄着边拿出手机叫车:“这是我应该做的,我打。”

    围观的小姐姐们觉得自己结结实实被喂了一大口狗粮。

    小龙老师靠在不远处的墙上看着两人的互动,眼中意味难明。

    打车回到家已经很晚了,杨业明哼哼唧唧倒在沙发上就不起来了,姚望拍他的头,“快起来去洗澡!”

    杨业明眼睛掀开一条缝:“一起洗!”

    “你有毒啊杨业明,你不洗我先去了。”姚望转身往浴室跑,杨业明突然从沙发上蹦起来,一点也不像刚才有气无力的样子,他瞅准时机,在姚望刚打开门的一瞬间把人推进了浴室。

    “杨业明!”姚望吓了一跳,赶紧往外推他。

    杨业明却先一步关上了门,把人挤在墙上亲,“一起洗嘛~”

    姚望力气不敌,而且本来也没多想反抗,由着杨业明好一通胡闹。

    等两人在浴室折腾够了,姚望已经困得有点睁不开眼睛了,窝在杨业明怀里享受吹头发服务。

    “望,你说,今天像不像咱们的婚礼?”杨业明的声音从吹风机嗡嗡声中传过来,裹着一层温柔的气息。

    姚望眯着眼睛笑:“什么鬼,主角又不是我们好吗。”

    “哎,就是觉得气氛像,热闹,咱还挨桌敬酒,她们还在那起哄…以后要是有,有机会的话…”

    杨业明磕磕巴巴地说着,一低头却发现怀里的人已经闭着眼睡着了。

    关了吹风机,轻手轻脚把姚望抱上床盖好被子,杨业明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吻,“晚安,宝贝。”

25.

    第二天早上杨业明下楼去跑步顺便买了早餐,回去往单元门走的时候一回头,看见一条哈士奇跟在他身后。

    这场景有些熟悉。

    难不成又要捡一条狗?杨业明的脑袋里出现一排问号,还是加粗的那种。

    “hey兄弟,你又是哪里来的啊?”他走过去和哈士奇大眼对小眼。

    哈士奇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这狗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流浪狗,毛色鲜亮,虽然在外面冻着有点没精神,但依然能看出来它平时被照顾得很好。杨业明蹲下来,发现狗脖子上挂着个小牌子,拎起来一看,上面写着狗名字和主人电话。

   “干啥?你叫干啥?”杨业明乐了,这狗主人也是个奇人啊。

    掏手机给狗主人打了电话,那边万分感谢,说自己马上赶到,让杨业明帮忙照看一会儿。

    杨业明把狗领进楼道里待着,哈士奇挨着他坐下,专注地盯着他手上的袋子。

    “你闻着包子味儿啦?那我也不能给你吃,这是给我家望买的,你忍忍吧。”

    虽然听不懂,但听起来就不是什么让狗开心的话,干啥脖子一扭,不理他了。

    十多分钟后干啥的主人来了,对着杨业明又是一通感谢,说自己最近事情有点多,昨天不在家叫了阿姨去家里打扫,可能是阿姨没留神让狗跑出来了。

    俩人打量着对方,都觉得有点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杨业明惦记着家里那位,怕一会儿买的包子和粥凉了味道就不好了,拒绝了狗主人的重谢,他摆了摆手就蹭蹭蹭往楼上跑了。

    狗主人肖子异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了,“诶!你不是那天…”话还没说完,那人的背影已经消失在拐角了。

    杨业明开门进屋的时候姚望已经起来了,叼着牙刷在客厅里晃。

    “说了几次了刷牙的时候别来回走,就在一个地方刷不好吗?”杨业明把早餐放到桌子上,走过去掐了一把姚望的脸。

    姚望往后躲开,嘴里含着牙膏含糊地说:“我这不是找你呢么。”

    杨业明觉得这人有一种一句话就让自己弃械投降的能力。

    “我刚才跑步去了,回来的时候碰上一条离家出走的狗,我就在楼下等它主人来领它走,你知道那狗叫了个啥名字吗?干啥!”

    姚望吐掉嘴里的泡沫,“这么巧,之前我说遛狗认识那个,就是干啥的主人,叫肖子异。”能给狗取这种名字的也就仅此一家了。

    杨业明这才想起来那天的一面之缘。他颇有危机感地看了姚望一眼,小声哼哼:“奥,他挺帅的哈?”

    他一个眼神姚望就知道怎么回事:“没你帅。”

    杨业明满足了,从背后抱住姚望吧唧亲了一口。

    …

    再过两天两人就要各自回家过年了,挑了阳光明媚的一天,杨业明带姚望去了南山滑雪场。

    姚望头一回滑雪,穿好装备后杨业明教他技巧,“你腿再分开点,降低重心,一会儿我先滑,你马上跟上。”

    正说着,那头姚望已经潇洒地冲了下去,还不太会控制速度和方向,他差点撞上前面的路人。

    “哎!你这就下去了?姚望!你慢点!”杨业明赶紧在后面跟着,然而已经追不上一心往下出溜的姚望了。

    姚望这个人在玩这种事情上向来是心无旁骛,不太听得进别人说的话的,杨业明看他一次次飞快地滑下去,顿觉心累。

    旁边有一个中级雪道,不用穿滑雪板,可以从高坡上坐着滑下去。

    杨业明有点紧张,“等一下,我得把手套戴上,要不进雪。”

    姚望像个小孩子,着急地晃悠身子,“哎呀你快点,进就进呗。”说完就要自己往下滑。

    杨业明赶紧捞住他,挽住他的胳膊,两个人一起滑了出去。

    坡比较陡,滑到中间下落的速度更快了,两人大喊着滑到底,然后猝不及防摔了个人仰马翻,杨业明脸朝下趴在了雪里,手里举着的自拍杆和手机都分了家,姚望满身是雪,躺在那笑得肚子疼。

    滑累了他们就到旁边雪多的地方和小孩子一起打雪仗,杨业明被欺负得很惨,但因为雪块太硬又不敢回击小孩子。

    “啊!他们往我衣服里塞了一大块雪!”杨业明死命抖着衣服,小孩子们还在往他身上扔雪球。

    姚望因为负责拍摄而逃过一劫,他举着手机幸灾乐祸地当了回观众。

    后来小孩子被家长领走了,杨业明和姚望一起毁了他们的“弹药库”。

    “好累啊,诶,那边有秋千。”姚望跑过去坐到秋千上,轻轻晃一晃就发出陈旧的嘎吱嘎吱的声音。

    杨业明转着圈拍他,哪怕姚望裹得严实戴着个雷锋帽好像下一秒就能出现在树林里打猎,杨业明还是觉得他好看得要命。

    两人玩到太阳都落山了才回家,晚上杨业明破例吃了回家庭小火锅,被辣得嘴唇泛红不停吸气。

    “杨业明你这也不行啊,我跟你说你到成都都吃不了我们的火锅,特别辣,但是特别好吃。”一说到家乡的火锅,姚望眼睛都亮了。

    杨业明搂住他,“那我们可以点鸳鸯锅。”

   “在四川还点鸳鸯锅是会被笑话的好吧!”

   “那我不管,反正到时候我要点鸳鸯锅…望,你回家了记得想我奥。”

    “好~我一定超想你的小明弟弟…”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