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你的捧场王呀

停更好好学习鸭

且以深情共余生

21.

    第二天姚望遛狗的时候被叫住了,回头一看发现是昨天遇到的哈士奇的主人,他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身材颀长,五官立体而分明,还挺帅的。然而下一秒这个人开口:“hey,大兄弟,又见面了!”

    “……”姚望觉得自己头开始疼了。

    这个精神跳脱的青年叫肖子异,是个生活无忧并且过分热情的富二代,遛狗的半个小时里话多得姚望不胜其烦。

    “你是南方人,自己在这儿住吗?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啊,都一个小区的别客气。”

    “不是自己住。”姚望拉住奋力冲向路边一坨便便的天才,淡淡地回答。

    肖子异愣了一下,还想继续问他和谁一起住,但被姚望有点冷的脸噎了回去。只好转移话题,开始讲他家干啥的趣事,姚望听着,偶尔惜字如金地回两句话。

    直到姚望看时间差不多了要回去,肖子异才问姚望要不要每天一起遛狗,姚望皱了皱眉拒绝了,他并不想和陌生人有过多来往。

    于是天才的放风时间大多改成了深夜和凌晨。

    姚望和杨业明一起牵着狗走在空空的街道上,北京的雾霾很重,路灯的光照下来都朦朦胧胧的,天才鼻子上挂着个小鼻涕泡咳嗽了两声。

    两个主人互相看一眼,对着笑了起来,估计北京也找不到第三个人大冷天的半夜出来遛狗了。

    杨业明笑着敞开长棉服,从背后把姚望裹进怀里,姚望眯着眼睛回头看他,隔着口罩在他唇上印下了一个吻。

...

   两个人的第一次粉丝见面会定在12月24号,在那之前杨业明回了趟南京,参加了学校的毕业篮球赛。离开校园有一段时间了,再穿上熟悉的9号球衣,杨业明有一种久违的放松感 ,学生时代大概是他非常难以忘怀的一段时光。

    本来说好要带姚望回来,去尝尝学校好吃的鸡蛋灌饼,坐在校园里的湖边吹风,但姚望临时被告知要拍一个mv不能来了,杨业明怪不高兴的,姚望当时笑着揉他的头,说以后一定会有机会的。

    杨业明让哥们儿帮录了一段自己打篮球的视频,发给姚望,很快收到了回复:帅,杨业明你太帅了。被夸帅的人捧着手机美滋滋地笑了半天。

    周末姚望一个人去看了《你的名字》,刚好赶上北京的初雪,他去故宫拍了点照片发给杨业明。照片里人笑得很好看,星星点点的雪落在眼睫上成了点缀,杨业明看着,搜索自己贫瘠的大脑,想起一句话,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回北京工作的那天刚好是篮球赛的四强赛,杨业明没能参加,到家以后看见队友在群里说他们队还是输了,他沮丧地扑在沙发上不起来,最后被姚望拖起来去工作。

    他们参加的是一个访谈类节目,两个人互相举着dv录对方,眼睛都没看镜头,而是看着镜头后面的人。

    “我什么时候最可爱?”姚望照着题目卡念。

    杨业明停下正在画姚望肖像的笔,开始认真思考。

    姚望合合合笑,“接着画啊,这个游戏的意义在于边画边回答。”杨业明是个完全没办法一心二用的人,这点让他觉得特别可爱。

    “嗯…在床上趴着的时候。”想了一会儿,杨业明认真地说出答案。

    “!我擦…”姚望没忍住说了句脏话,意识到是在录节目,他硬生生把尾音憋了回去。

    杨业明还无辜地问:“不可爱吗?”

    姚望假装自己的耳朵没红,在茶几的遮挡下偷偷踹了杨业明一脚。

    节目快结束的时候工作人员让两人各自录了一段对对方说的话,录的时候另一个人不能在场,剪辑之后会发给两个人。

    “你刚才都说什么了?”杨业明帮姚望拉上敞开的羽绒服拉链,若无其事地问。

    “就说希望你越来越帅呗。”

    “哦。”

    姚望探过头去问他:“你呢?说了什么。”

    “就,和你差不多。”杨业明含糊地说了一句,先一步上了车。

    晚上刚吃完饭,访谈节目的剪辑姐姐就把视频发了过来,直接给两人发了对方的。两个人就看不看和怎么看的问题讨论了半天,最后背靠背坐在沙发上,插上耳机打开了视频。

    “hello姚望,虽然这些话呢到时候你看到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心情,但还是蛮想说给你听的。

    认识你的时候是在今年的五月份,五月初,当时见你的第一眼,你穿着一个蓝色的衬衫,那天阳光很好,你背着一个黑色的书包,那双鞋子也很明显,是一双蓝色的条纹鞋,白边,白底,当然你可能不记得了…

    …我完全没有想到,就好似地球的两个极端,我们在同一个平行时空,但是你在那一端我在另一端,但后来发现我们两个竟然可以相处得如此的融洽,可能是因为你太好相处了吧(笑)”

    “嗯…杨业明,其实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觉得你这人很爱装酷,背个大金包,戴个大白色耳机,当时觉得,感觉你这个人肯定跟我超不合的,就跟我性格完全不一样,感觉跟你这种浮夸的人做不了朋友(笑),但后来慢慢相处下来,就觉得你其实人蛮好的,有时候像个小孩子。

    因为我们五月份就开始基本上一直住在一起了吧,所以就相处这段时间就感觉,原来自己还是能够和一个跟自己完全不同的人相处的,在一起也比较舒服。其实我最开始觉得你人比较好的时候是有时候之前你会帮我做早餐,我想哦,原来你还会做这个事情啊…

    …嗯,所以我觉得还是蛮好的能认识你。 ”

    姚望把手机握得有点紧,心口开始发烫,就好像和身后那个人的心脏连在了一起,砰砰跳动着。他刚想回身就被人整个搂在了怀里,抬起脸发现杨业明的眼睛里有点点星光,然后他听见杨业明在耳边小声地叫他的名字,“姚望。”

    “嗯?”

    “尽我们所能一直在一起吧,别分开。”

    姚望觉得自己眼眶一热,甚至要掉下泪来,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哭过了。
   他抱紧杨业明,点头,“好。”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