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你的捧场王呀

停更好好学习鸭

且以深情共余生

17.

    小龙老师和助理还要处理其他工作事宜,就让两个人先上楼。

    杨业明本来要背着姚望,但姚望坚持自己走,一路摇摇晃晃的,杨业明在后面小心地盯着,生怕他哪一步走空了摔倒。

    好不容易上了楼,杨业明哄姚望去洗了澡,换上了干净的黑t,把人裹到被子里才去收拾自己。

    杨业明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姚望缩在床上好像睡着了,他轻手轻脚上床,帮姚望掖了掖被角。

    姚望睁开眼睛,眼神迷蒙,傻笑着叫了声杨业明。

    杨业明摸了摸他的脸,拇指不知有意无意,滑过他了的唇瓣,姚望啊呜一下咬了一口,还特别得意地看着杨业明。

    小鹿一样的眼睛,眼角被酒气熏得有点红,带着点笑意,撩得杨业明心口一阵酥麻,他又往姚望那边靠了靠,几乎鼻尖蹭着鼻尖,两个人呼吸暧昧地交缠着,杨业明终于忍不住吻上了姚望的唇。

    先是试探地触碰了一下,然后覆了上去,轻轻吮着柔软的唇瓣,姚望微微睁大眼睛看着他,想说什么,杨业明的舌头趁机滑了进去。

  “唔…”姚望紧张地用白皙的手指抓着杨业明胸前的衣服。

    如想象中一样美好的,甜蜜的,姚望的味道。杨业明想着,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烧了起来,他的舌头有力地扫过姚望口中每个角落,寻找着有些躲闪的小舌尖,暧昧地纠缠吮吸,直到姚望被亲得有点呼吸不畅,手不住地推着杨业明,他才微微退开。

    姚望的胸口剧烈起伏着,脸蛋到脖子都是红的,眼睛里泛着些水光,嘴唇有点肿,正微微张着喘息。杨业明吞了下口水,心头的火烧得更旺了。

    姚望的表情却十足委屈,他掐了一下杨业明的胳膊控诉道:“杨业明你怎么欺负人!”

    没料到会突然被压着亲,姚望觉得自己被人欺负了,很生气,但是因为醉酒的缘故,他的眼神不似平时清冷又带着凌厉,说出来的话也是软软的像在撒娇,只让杨业明觉得更难耐了,但他不舍得再碰姚望。

    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躁动,杨业明揉了揉姚望的头发把人搂紧怀里,轻声哄他:“我错了望望,别生气了,我们睡觉了好不好?”

    姚望脸贴在杨业明的胸口,听着规律有力的心跳,呼吸间是好闻的熟悉的味道,他突然忘了自己刚才为什么生气了。乖乖地伏在杨业明的怀里,姚望的呼吸慢慢变得均匀。

    杨业明轻轻亲了一下怀中人的发顶,觉得心里被幸福填得满满的,他自己傻乐了一会儿,也安然进入了梦乡。

    姚望睁开眼睛的时候,阳光已经透过浅色窗帘照进了房间,他眯缝着眼睛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发现自己正被杨业明牢牢搂在怀里。

    杨业明还在睡,胸膛规律地起伏着。

    昨天晚上的情景像电影一样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姚望的脸红了。啧,太羞耻了。

  “唔…”

    杨业明发出一声浅浅的鼻音,睫毛颤着,马上要睁开眼睛。

    姚望定了一秒后,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抓了被子就把杨业明的脑袋裹了进去,然后下床“噔噔噔”跑出了房间。

    杨业明:“???”

    一起吃完早饭以后,两个人之间有点微妙的氛围才渐渐消失,恢复了平时的状态。临中午的时候,他们按计划去爬了南山。阳光很好,照得人懒洋洋的。

    路上杨业明要姚望和他一起学企鹅走,姚望嘴里嫌弃着,但还是跟在杨业明身后一蹦一蹦的,乐此不疲。

  “诶,你看那边在拍照,要不我也进去蹭一个耶。”杨业明指着戴着红领巾在景点前面合照的旅行团。

  “合合合,你会被打的杨业明。”姚望一边笑着,心里却在想:回去以后是不是要给杨小朋友也买一条红领巾玩。

    走累了杨业明就拉着姚望坐到长椅上,在阳光里小声聊天。

  “我们来唱歌吧,唱一个情非得已…”

  “合合合别唱了,你走调了。”

  “再唱一个,爱我别走吧。”

    姚望转头盯了杨业明一眼,“是要走到哪儿去?”

    星星点点的光洒在他脸上,杨业明看着他专注的眼睛,张了张嘴又闭上,不知道怎么去接。

    对视了一会儿,姚望突然向前倾了倾身,作势要亲。杨业明吓得往后缩了缩,然后故作镇定半开玩笑地看着姚望的眼睛说:“你眼里有我。”

    姚望笑了笑,转头看来往的行人。他不知道自己在试探什么,又想要得到怎样的答案,有点可笑。

  “你想吃那大甜筒吗?”

  “你不觉得糖分太高了么。”

  “我说你想吃吗,我们去买那个吧。”

    然而当杨业明一定要给他买那个被他多瞧了几眼的甜筒时,姚望又觉得刚才心里那点莫名的不快消失了。

    没必要想那么多,至少现在不用。

    杨业明瞄了好几次在南山上挂许愿锁的情侣们,最后偷偷摸摸也去买了一把锁,献宝似的拿回来给姚望。

  “我们不挂在那上面,要找一个他们都找不到的地方把它埋起来,只有我们知道在哪儿。”

    姚望觉得自己也跟着杨业明变得幼稚了,居然认真地找了空地埋了锁,把钥匙扔出去之前还拽着杨业明一起在上面亲了一口。

    天蓝色许愿锁上面画着一个皮卡丘,旁边是两个名字,锁的是两张门票,埋得实在不深,或许一场雨就能把它冲出来。

    姚望也不知道他们以后是不是真的有机会再来找到这把锁,但是有些东西真真切切地留在了这异国的秋日阳光里。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