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你的捧场王呀

停更好好学习鸭

且以深情共余生

15.

    杨业明住的民宿虽然大,但是房间不多,跟着去的助理小姐姐和小龙老师各占一个房间,所以姚望只能和杨业明睡一张床。对此姚望的评价是:嗯,又不是没睡过。

    之前杨业明一个人睡的时候,小助理并不觉得有什么尴尬,但姚望来了之后,她每次路过都会自觉地离杨业明的房门远一点,总觉得会不小心窥见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比如姚望来的第二天晚上,小助理回来的时候看见房门开着,就走过去想和两个人商量隔天拍写真的事,结果看见杨业明趴在床上,姚望在帮他踩背。踩着踩着到了屁股,站在杨业明屁股上的姚老师还夸了一句:“你屁股好有弹性啊”。小助理红着脸拿出手机,冒死把这个场景录了下来。

    两个人在韩国有一些拍摄工作,但并没消减他们出去玩的热情,杨业明按之前说好的带着姚望去了林荫道、明洞买衣服,一起逛街果然比他之前一个人瞎逛有趣得多。姚望来韩国正好赶上国庆节,所以他们晚上在被窝里给粉丝录了个花絮。

  “望宝宝回来的时候非要在门口买这个小猫和小狗的面膜。”

两个人敷着面膜靠在一起,姚望伸手帮杨业明把面膜的褶皱抻平,反驳道:“我这不是小猫,是老虎!”

    杨业明不信地又看了一眼,果然看见了隐藏在姚望刘海儿里的那个“王”,“好好,老虎老虎。”他心里却想着,你明明就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咪啊。

  “诶杨业明,给他们看看我们刚才买的那个…”姚望越过杨业明去够床头柜上的东西,“皮卡丘甜甜圈!”

    姚望对皮卡丘谜之喜爱,家里好多东西都是皮卡丘的,再加上杨业明时不时给他买各种大大小小的皮卡丘玩偶,他房间已经被皮卡丘占领了。杨业明现在很不喜欢皮卡丘,因为姚望对皮卡丘的兴趣超过了对他的。

    他拿过那个看起来很可爱的皮卡丘甜甜圈,伸手就把它的耳朵拽了下来。

  “!!太残忍了,它现在变成了光头皮卡丘。”姚望一脸心疼地看着皮卡丘。

    杨业明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

两个人把面膜摘下来,杨业明喂姚望吃了一口甜甜圈,自己也咬了一口,又要让姚望吃,姚望不想吃,越过他去抢皮卡丘要放回柜子上,杨业明看着近在咫尺的白皙侧脸,忍不住用鼻尖碰了碰。

    姚望缩了一下脖子,笑着搂住了杨业明,“你最近又有点叛逆是吗?”杨业明傻笑,有点紧张地咬了一口皮卡丘,又喂给姚望。回来路上吃了两个蛋糕喝了一瓶饮料,姚望一点都吃不下了,向来杜绝浪费的杨业明只好自己吃。

  “wou!wou!”杨业明刚咬了一口甜甜圈,里面一大坨黄色的馅就掉在了他的白T恤上,杨业明惊恐地大叫。姚望要被杨业明笑死了,“合合合合,皮卡丘都被你吃吐了!”

    杨业明一脸不可置信,委屈得像个三岁的孩子,姚望赶紧拿纸巾帮他擦,一边摸了摸他的头安慰着:“没关系,一会儿我们拿去洗,小跌小撞的对吧,别难过。”

    杨业明委屈地又咬了一口皮卡丘,姚望眼尖看见另一边又有馅要流出来,赶紧提醒他,顺便帮他擦了擦嘴,把他嘴边的酱喂了进去。“你说你怎么吃得哪儿都是。”

    杨业明觉得不对,“我怎么觉得你跟喂宝宝似的啊?”

姚望又想笑,“你就是宝宝啊。”

    杨业明一把搂过他,“你再说一遍?”姚望笑着改口,在他耳边说:“杨业明你真帅。”

杨业明听了满意地哼哼:“幸亏你说的是这句。”

  “不然你就怎么样?”

  “那你再说一遍。”

姚望凑到杨业明耳边,“杨业明,”杨业明侧过头看着他,示意他往下说,“你真傻。”

    话音刚落姚望就被杨业明扑倒在床上,自拍杆也扔到一边了,姚望被咯吱得一通乱扭,笑到岔气,他无力地推杨业明的脸,“好了好了,我错了我错了。”

    杨业明这才停下,用手够到自拍杆直接把视频关掉了,人却依旧压在姚望身上。

  “你干嘛,起来啊!”

  “我不!”

    姚望笑着推他,“你又要玩对视久了会哭的游戏吗?”

    杨业明盯着姚望的嘴唇没说话。两个人的距离不知不觉拉得有点近,姚望能感觉到杨业明的鼻息一下一下地拂在脸上,暖暖的,有点痒。

    杨业明喉结滚动了一下,“望望。”

  “嗯?”姚望看着杨业明的眼睛等待着下文。杨业明却突然从他身上爬了起来,咳嗽了一声说:“我先去洗澡昂。”然后像是后面有人追一样迅速蹿进了浴室。

    姚望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枕头,偷偷吁了口气。

    浴室里,杨业明闭着眼睛靠在墙上,手抚着砰砰跳个不停的心脏,他刚才是想问姚望,“如果我现在亲你,你会生气吗?”

    发现自己喜欢姚望之后,杨业明总克制不住地去靠近他,不自觉地对他动手动脚,姚望也都默许了,这让杨业明心痒痒的。

    但是刚才他突然有点害羞,又怕姚望会生气,只好落荒而逃。杨业明照着自己的脑袋来了一拳,怂,太怂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