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你的捧场王呀

停更好好学习鸭

且以深情共余生

12.

    傍晚两个人终于走到了山顶的THETOP屋顶上餐厅,但是店家没有开门,山上好像只有他们两个人。雨越来越大,一路跑过来他们的小破伞已经烂了,他们委屈巴巴地在门口的小亭子里等了好半天才有人过来开门。

    THETOP餐厅可以俯瞰整个台北市,是看夜景的好地方,由于天气原因,来吃饭的人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多,两个人选了室外的位置,周围都没有人,很是清净。他们点了烤肉,杨业明负责烤,姚望负责吃,他一边啊呜一口吞下杨业明递过来的肉,一边举着自拍杆给粉丝们录景色。

    杨业明搂着姚望,在他耳边问:“开心吗?”

  “开心!”姚望笑得眼睛都不见了。虽然天气很热又一直在下雨,但这并不妨碍他有好心情,因为身边有个杨业明呀。

    夜幕降临,雨停了雾也散了,露出了山下万家灯火,十分美丽。姚望正烤着肉,突然一只黑手捏上了他的屁股,他不慌不忙给肉翻了个面才回过头去,看见杨业明手里的自拍杆,他赶紧笑着躲开,“杨业明你有毒啊!”

  “怎么了,我碰一下怎么了?”杨业明又伸手去拍他,姚望跳着躲开,杨业明关了视频,把姚望搂过来,“不闹了不闹了,快吃完这几块肉,我们去那边看夜景。”

    两个人挑了个没人的地方欣赏着远处的灯火阑珊。他们此时离喧嚣的城市很远,耳边只有树叶被山风吹动的声音。

    杨业明看着姚望的侧脸,姚望不笑的时候其实看起来有点冷,他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随时会和风一起飞走,抓也抓不住。

    杨业明心里突然一阵恐慌,他忍不住拉住了姚望的手,姚望一惊,回头去看他,对视的瞬间两个人的脸都有点红,杨业明张了张口不知该说什么,但是手却没放开,而姚望也没有挣脱。

    他们什么都没说,但是好像什么都懂了。

    拿到了两个人拍的花絮视频之后,小龙老师就不再要求和他们一起出去,虽然两个人只是在旅行途中顺便举起了自拍杆,但是视频剪辑后效果还是很好。

    所以接下来几天两个人又去了台北故宫,士林官邸,中正纪念堂等地方,姚望认真仔细地规划好了所有行程,真正享受了一次旅行的乐趣。杨业明说了一句话让他特别感动:“你都准备好了,我就放心地跟着你走就行啦。”因为相信,所以全心托付,走丢了也不怕,哪怕没有目的地,杨业明也愿意跟着姚望走下去。

    7-9月是台湾降雨最多的时候,台风刮得也很频繁,就在一个台风天,杨业明非要拉着姚望出去逛街,姚望脾气好,也没有拒绝。结果街上很多店铺都关门了,也没有多少行人,姚望觉得自己像一只在风雨中飘摇的小猫咪。

    因为风太大,两个人新买的雨伞又被吹坏了,他们去一个屋檐下躲雨,姚望扒拉着湿透的头发,瞪了杨业明一眼,“怪谁?”

  “怪我,你这样让我很内疚。”看着姚望略显狼狈的样子,杨业明后悔死了,他是脑子坏掉了才会拉着姚望出来。

    雨没有停的意思,两个人只能撑着他们的破伞走回家,杨业明把伞转了一下,把好的那面留给姚望,他自己的整个头都在伞外面。姚望把伞往他那边推,“打过去啦!”

  “其实有没有伞都没关系,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有你。”

  “合合合,你有毒啊!”

    两个人在雨里打打闹闹,走到了离酒店不远的便利店躲雨,买了点吃的,照例录了一段花絮,然后关掉摄像,一边看着外面偶尔匆匆而过的行人,一边瞎聊天。最安逸舒适的生活状态也不过如此。

    转眼就到了中秋节,小龙老师特意让姚望和杨业明在过节前一天录一段中秋祝福花絮,这样他就可以剪辑好了在中秋节当天发到微博上。

  “你们可以聊聊你们认识以来的事儿啊,还有不是买月饼了么,可以边吃月饼边聊…”小龙老师指导着他们怎么录花絮。两个人连连点头表示明白,晚上他们在一个被窝里互喂了月饼,讲了讲第一次见面的印象,杨业明借机对姚望搂搂抱抱,像喝了假酒一样,录完视频被姚望一脚踹下了床。

    第二天小龙老师看着两人录的视频,满意地点了点头,剪了一分多钟发到微博上吊粉丝的胃口,剩下的十几分钟要完成任务才能解锁。妥妥的套路。

    而两个当事人自然又跑出去玩了一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小龙老师邀请他俩一起去外面过中秋,被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只能和小助理拎着几块月饼找地方过节去了。

    姚望和杨业明留在酒店房间里,没开灯,只有电视的光一闪一闪的,两个人把买来的好吃的摆了一地,直接坐在地上,喝酒吃月饼谈人生。姚望的话异常多,讲他大学怎么糊里糊涂地选了不喜欢的经济学专业,又说他为什么选择来当演员。

  “我不喜欢那种一眼就望到头的生活,所以我就来啦,不过说实话,刚开始跟你拍戏的时候我真想半路回成都来着,因为那个时候你太烦人了,虽然现在发现,嗯,你还是不错的,合合合。”

    姚望笑的时候眼睛弯弯的,里面好像盛着星星,好看极了。杨业明伸手轻轻抱住了他,姚望愣了半晌,慢慢环住了杨业明的后背。黑暗中两个人以一种谨慎的姿态拥抱着,想要靠近却又无限惶恐,他们都没有想好该如何定义这样的关系。前方的道路上好像有巨兽张开了它的血盆大口,等着他们选择避开或是一脚踏入。

    在台湾的最后一天,两个人买了台北到瑞芳的火车票,又坐公交去了九份,十分车站和菁桐车站。十分车站的轨道上放天灯的人很多,杨业明也给姚望买了一个,两个人在灯的四面都写下了美好的愿望,然后一起看着天灯带着他们的心愿慢慢飞上了天空。十分车站,十分幸福。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