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你的捧场王呀

停更好好学习鸭

且以深情共余生

8.

   《错生》已经在后期制作过程中,播出时间还没有谈妥,很有可能出现像其他耽美剧一样被禁播的情况,大家心里都有些忐忑。而官方对剧的宣传力度也不够,其实并没有多少人认识姚望和杨业明两个人,所以小龙老师开始让两人时不时做个直播,让更多的人认识他们。

     第一次直播是在咖啡店等待见导演的时候,小龙老师用自己的账号直播了十几分钟,两个人全程都很害羞,不怎么看镜头,也不知道该和粉丝们聊什么,而杨业明还为了观看直播的两千多人而惊叹了一下,初出茅庐的少年却不知道以后他们会被成千上万的人关注,生命中再不缺热闹和盛大。

     小龙老师觉得姚望和杨业明的关系越来越好了,两个人总黏在一块儿,旁若无人地打打闹闹,像两个小朋友。吃饭的时候也要挤在一起,时不时互喂一口,坐在对面的他和小助理根本没眼看。所以每次直播小龙老师都觉得心很累,因为两个小朋友都不怎么和粉丝互动,经常回答着问题就自己疯起来了,两个人挤在沙发上不知道总说些什么悄悄话,然后一起大笑,一场直播下来,小龙老师主持得嗓子都哑了,可又有什么办法,他自己选的演员,跪着也要带完。

     第三次直播的时候,小龙老师特意准备了好几个游戏,让直播不那么无聊尴尬。你画我猜,你演我猜,默契度考验,这些游戏体现出了两个人智商的差距,连画蛇添足都猜不出来的杨业明全程像个兴奋过度的小傻子,不知道被姚望嫌弃了多少回。

     最后一个游戏是pocky kiss,杨业明被蒙住眼睛走向姚望,两个人吃剩下的饼干不能超过1cm。姚望踮起脚快速咬了几口,剩下短短的一截,他知道再往前就要碰到杨业明的嘴唇了,犹豫的时候小龙老师在旁边喊快点,杨业明也歪着头又凑近了点,姚望轻轻吸了口气,把露在外面的最后一点饼干吃掉了。

    杨业明戴着眼罩什么也看不见,身体上的感觉却更敏锐了,他清晰地感觉到姚望凑过来的呼吸和一触即离的柔软唇瓣。

    一瞬间心如擂鼓。

    这次直播之后姚望觉得杨业明有点不对,虽然他的态度和平时没什么区别,但对视的时候他的目光总有些躲闪,对自己搂搂抱抱的次数也少了。姚望摇了摇头,只当自己是想多了。

    小龙老师终于和播放平台敲定了《错生》的播出时间,姚望和杨业明穿着剧里角色的衣服进行了正式播出前最后一次直播宣传。晚上开始直播的时候两个人刚从健身房回来,姚望前两天突然感冒,还没好利索就去游泳,他坐在沙发上感觉头很疼,嗓子也有点痒,不过他还是坚持做着直播。

    玩游戏的时候杨业明靠过来,摸到姚望的胳膊,皱了皱眉,小声问姚望:“我怎么感觉你体温有点高呢?”姚望摆手说没事,他应该只是有点热。

    一个小时的直播结束,杨业明马上去拿了体温计给姚望量体温。

  “怎么了?姚望发烧了?”小龙老师过来摸了摸姚望的额头,确实感觉热。

  “发烧了,38度,你难受吧?刚才怎么不说呢?”杨业明有点心疼。

    姚望揉了揉杨业明皱起来的脸,“没那么夸张,就是有点儿晕,我多喝点水睡一觉就好了。”

    把放心不下的小龙老师送走,杨业明就赶紧催着姚望去洗漱睡觉。给姚望倒了温水,嘱咐他盖好被子发汗,杨业明就关了灯回自己房间去了。

    定了半夜的闹钟,杨业明醒来去看姚望的情况,如果体温继续升高就要吃退烧药。他打开姚望的房门,发现床上的人已经把被子踢到了一边。杨业明过去贴了贴姚望的额头,感觉还是有点热,也没怎么出汗。他轻轻摇醒姚望,“望望,我们再量一下体温。”

    姚望迷迷糊糊地闭着眼睛坐起来量体温,还是接近38度。杨业明又倒了杯温水让姚望喝了,然后替他把被子掖好,自己躺在了他旁边,连人带被子搂进了怀里。姚望睡觉总爱蹬被子,本来就发着烧,不盖被肯定又要着凉。

    被裹在被子里可能有点不舒服,姚望嘟囔了几声,杨业明心疼地拍着他的身子安抚他,“望望,乖,坚持一下,出汗了就好了。”姚望慢慢安静下来,睡熟了。

    杨业明的目光一寸寸滑过姚望的脸,最后落在他有点干燥的嘴唇上,仿佛受了蛊惑般,杨业明凑过去,轻轻碰了碰姚望的嘴唇。然后受惊似地退开。他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在黑暗中发烫,好像他也发烧了一样。

    杨业明觉得,他可能喜欢上姚望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