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你的捧场王呀

停更好好学习鸭

且以深情共余生

11.

    周末姚望和杨业明没有课程,小龙老师准备让他们周六在酒店休息一天,周日大家一起去台湾各处景点看看,顺便给两人拍一拍花絮。而两个人却没打算闲着,尤其是姚望,他可是费心做了攻略,打算去很多地方的。

    于是周六下午,两个人坐公交去了淡水区的渔人码头,天气很好,两个人在岸边走了很久。

  “诶,那边有街头艺人在唱歌,我们去听听吧。”杨业明手臂搭着姚望的肩,带他坐到台阶上听歌。一曲过后,突然响起了一阵熟悉的旋律,是五月天的《突然好想你》。两个人相视一笑,这首歌是《错生》里让宇文和光光结缘的歌。

  “突然好想你,突然锋利的回忆,突然模糊的眼睛,我们像一首最美丽的歌曲,变成两部悲伤的电影…”唱歌的人声音清澈动听,日落将近,金色的阳光给一切事物添了柔和,时间仿佛也慢了下来,停留在歌声和夕阳里。

    姚望和杨业明买了船票在海上看日落,他们站在船尾欣赏着夕阳西下的美景。海风吹散了恼人的闷热,姚望忍不住伸手张开五指,感受风从指间拂过,杨业明的手贴上了姚望的,却在十指交握前撤回了手,姚望莫名有点失落,他收了笑容,掩饰地拨了拨刘海继续录视频。

    一向心比谁都大的杨业明这回却察觉到姚望微妙的情绪变化,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他还是伸手使劲揉了一把姚望的头发,姚望瞪了他一眼,扭过头的时候却偷偷弯了弯嘴角。

    两个人晚上回到酒店的时候,一直以为他们宅在房间里的小龙老师才知道人家两人在外头浪了一天,“你俩出去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好让人跟着啊,哎呦喂,愁死我了。”

  “没事儿,我们就四处逛逛,而且我俩还自己录了花絮呢。”杨业明嬉皮笑脸地说。小龙老师也没什么好说了,只告诉他们明天一定要和大家一起出去,两个人乖乖答应了。

    然而第二天一大早,两个人就偷偷溜了出去,前往阳明山,在路上给小龙老师发短信知会了一声。好不容易出来旅行,他们都想自己放开了玩儿,不想被人跟着拍来拍去的还要按照指导去演花絮。

    因为起得太早,姚望困得睁不开眼睛,在公交车上靠着杨业明睡着了。

  “现在我们在去阳明山的路上,他睡着了,我们来看一下。”杨业明小声说着,把镜头朝姚望移过去一点。姚望安静地睡着,手还不自觉地挽着杨业明的手臂。杨业明静静看了一会儿,忍不住歪头偷偷亲了亲他的发顶,然后自己傻乐了半天。

    关了视频,杨业明轻轻帮姚望理了理刘海,然后一直专注地看着他的睡颜。公交车偶尔摇晃,杨业明会马上扶住姚望,看他没有醒才放下心。

  “因为我们刚才在公交车上睡过站了,所以我们现在要一直走啊走。”姚望举着自拍杆不好意思地说道。杨业明搂着他笑着往前走,没说自己是因为舍不得叫醒他并且想多看他一会儿才让两人坐过了站。

    台湾真的很热,两个人走出了一身汗,姚望的刘海也有几绺贴在了额头上,杨业明搂着他,两人肌肤相贴的地方温度很高,因为汗水而有些黏腻,但他们一路走着,谁也没说要分开。

    因为姚望找的地图有错误,所以两个人走了很久才到阳明山,登山过程中路过了美军宿舍旧址,阴森森的像鬼屋,杨业明非要拉着姚望进去看看,姚望看了眼两人交握的手,默不作声地把正在拍摄的手机镜头往别的方向移了移。

    阳明山上天气变化多端,不多时就下起了小雨,姚望蹦跳着走在杨业明后面,“杨业明,下雨了,我给你打伞吧。”“好啊。”姚望撑起雨伞,突然跃上了杨业明的后背。杨业明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马上单手揽住姚望,另一只手接过了他手里的雨伞。

  “呃~你好重啊”,杨业明故意夸张地说。

  “合合合合,杨业明你是在嫌弃我吗?”

  “没有没有,那我们现在就这样上山啦!”

    说完,杨业明就背着姚望转了一大圈,姚望笑得停不下来。闹了一会儿姚望就从杨业明的背上跳了下去,杨业明搂着他继续往前走。

  “雨下大了,杨业明,我们来唱一首知足吧。”

  “为什么要唱知足?”

  “因为你只会唱知足啊。”

  “我还会唱南方姑娘。北方的村庄…”

  “合合合合,民谣和这个地方好违和啊,来到台湾我们还是唱知足吧,来1,2,3!”

  “怎么去拥有一道彩虹,怎么去拥抱一夏天的风…”

    姚望唱了两句就笑得唱不下去了,杨业明还在认真地唱:“如果我爱上你的笑容”,他边唱边深深地看了姚望一眼,越唱越来劲,他的声音在空旷的道路上回荡着,“当一阵风吹来风筝飞上…”

    姚望受不了地推他,“杨业明别唱了,路人以为我们神经病呢!”

  “……才发现,笑着哭,最~痛~”,杨业明突然开始往前跑去,姚望大笑着追上他,然后超过他跑出了好远,杨业明在后面喊:“你慢点,后面有车!”

    姚望停下来,回头看着在细雨和狂风中向他跑过来的杨业明,脸上露出了极灿烂的笑,就在这一刻,之前所有暗自的迷茫和挣扎都消散了,他告诉自己,他想和这个人一起走下去,不管以何种身份和方式。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