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你的捧场王呀

停更好好学习鸭

且以深情共余生

5.

    几罐啤酒喝完觉得不尽兴,杨业明又颠颠儿地下楼买了一兜回来,两人边喝边聊起自己的事,聊小时候,聊学生时代。

    杨业明一开心什么事儿都开始往外抖,说自己以前是个又黑又矮的小胖子,说某某天他去爬树,摔下来丢了门牙,又说他曾经用胶水把一个总笑话他的小男孩粘在了凳子上,还说了他怎么害羞地追求自己大学时喜欢的姑娘。

    姚望倒在地上眼泪都笑出来了,他揉着笑疼了的肚子说:“杨业明你怎么这么好玩儿啊,合合合太可爱了你。”

    杨业明说完自己的,又拉着姚望要听他的故事,姚望倒是没那么多可讲的,他从小到大都是个挺乖的孩子,不叛逆,不让人操心,可能最出格的也就是高中和好哥们儿上课在后面偷偷吃个泡面,逃几次学去网吧。喜欢他的和他喜欢的人也有过不少,不过没有哪个印象深刻的。杨业明听完嚷嚷着没意思,说姚望敷衍他。姚望也懒得和他争辩,酒劲儿上来头昏昏沉沉的,就想进屋睡觉了。

    杨业明还坐在地上拉着姚望不依不饶,其实他根本就是醉了瞎闹,姚望硬拖着他回了屋,酒量不怎么样,每次喝酒他还最来劲,姚望觉得自己真是太好心了,就应该把杨业明扔在阳台,让他在地上硌着。

    好不容易把杨业明拉扯着扔到床上,没等起身,就被他一伸手带到怀里,姚望吓了一跳,想赶紧爬起来,可杨业明根本不撒手,反而把姚望当个抱枕似的搂在怀里,哼唧了几声就睡熟了,姚望被气得一点想法都没有了,又挣扎了几下,然而他实在是太困了,坚持了一会儿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姚望睁开眼睛,感觉到自己整个人被杨业明紧紧圈着,脸还贴着他的胸口,头顶上一阵阵拂过他清浅的呼吸。姚望略挣开了点,抬起头去看杨业明,可能只有睡觉的时候杨业明才是安静的,他微微嘟起嘴,睡得像个小宝宝。那双每天专注看着姚望的眼睛正闭着,姚望头一回发现杨业明的睫毛那么长,但并不翘,是很硬朗的直睫毛,姚望想着,小时候又黑又胖的怎么就能长成这么好看的样子呢,忍不住用手戳了戳他小刷子一样的睫毛。然后那双眼睛就颤了颤睁开了。

    姚望像是被人砸了一拳似的猛然清醒,他面上故作镇定地推开还迷迷糊糊的杨业明,说:“都几点了,快起来了,我先去洗澡。”但是他心里乱得很,他觉得自己好像有一点不对劲。

    杨业明倒是毫无察觉,他起床洗漱之后直接到厨房开始做早餐,一边洗西兰花一边想着他昨天好像是抱着姚望睡的,自己憋不住偷偷傻笑了半天。

    姚望其实顶不喜欢吃杨业明做的早餐,太清淡了,而且西兰花炒蛋是什么操作?不过他一手没伸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再加上心里装着事儿,一顿饭就吃得有点安静。

    这一安静又把杨业明吓着了,他仔细想着自己又做什么惹姚望生气了,想来想去应该就是昨天抱着他睡了一宿,而姚望不喜欢和别人太亲密。于是吃完饭姚望主动去洗碗的时候杨业明就凑过去,嬉皮笑脸地道歉,姚望哭笑不得,他发现杨业明现在宛如惊弓之鸟,总觉得自己生他气了,他又是好一番解释自己没生气,杨业明这才美滋滋地站在旁边看他洗碗。

    接下来几天没有工作,姚望简直过起了死宅的生活,不过也是个幸福的死宅,因为他每天起床都能吃到杨业明做好的早饭,午饭可能是杨业明做的牛排,晚饭虽然杨业明自己不吃,但也会把姚望的份做好。

    而姚望就会用一天的时间窝在沙发上玩手机打游戏或是画画。杨业明有时候叫他吃饭叫不动,就直接把饭端过来喂他,他知道作为哥哥每天像没手一样被弟弟照顾很不像话,但是这种被照顾的感觉真的不错,姚望渐渐开始习惯了。

    直到几天以后他照镜子发现自己的脸好像比之前圆了,他气愤地控诉杨业明心机,杨业明只能无奈地笑,然后每天晚上哄着姚望去健身。两人的生活状态慢慢有了一种微妙的和谐感。

    逍遥了几天两人开始上舞蹈课和表演课,每天日程排得满满的,突然忙起来让他们都觉得有些不适应。姚望赖床的次数也增加了,每天早上都要花式赖床,杨业明要费很大劲儿才能把他叫起来。

    又是姚望赖床的一个早上,杨业明已经出去跑步回来,做好了早饭,而姚望还在被窝里睡着。杨业明坏心一起,拿出手机开着录像进去叫姚望起床,让粉丝们看看她们清新高冷的姚望学长每天是怎么赖着不起的。

    打开灯,杨业明轻声喊:“起床了姚望,我都做好早饭了。”

    姚望哼唧了一声,在被子里翻了个身不理他。杨业明坐到床上,身子倚在姚望身上,“快点儿,我都出去一趟回来了,一会儿鸡蛋都凉了。”

    姚望闭着眼睛摸到了杨业明的手臂,轻轻搂了搂,说:“再睡一会儿。”他轻轻把眼睛睁了个小缝,发现杨业明在拍他,他赶紧把脸埋进被子里,“我没洗脸~”

    杨业明去拉窗帘,“快点姚望,不早了。”被太阳晒屁股的姚望把自己紧紧裹在被子里,无意识撒着娇说再睡一会儿。

  “你每天都要再睡一会儿”,杨业明说着直接上床骑在他身上挠他痒痒,姚望笑着直躲,但还是坚持不起来,杨业明哄着他,“乖,我拉你起来。”

    好不容易拉着他的手把他拽起来,结果姚望坐了几秒又倒了下去。

    杨业明无奈地笑着关上了录像,他上床推了推姚望,“起来了望望,要不我早饭白做了。”

    姚望就是觉得此时此刻分外的困,他翻过身去抱住杨业明的腰耍赖:“就一会儿,我马上就起。”然后心安理得睡了过去。      

    杨业明没再动了,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姚望身上,搂着他的纤细温热的手臂,贴着他肩膀的脸,还有睡得嘟起来的嘴唇。杨业明不知道傻盯了姚望多久,反正那天的早饭到底是凉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