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你的捧场王呀

停更好好学习鸭

且以深情共余生

3.

    和好以后两个人拍戏更和谐了点,弥漫片场的低气压也消失不见了,杨业明又恢复到精力充沛的状态,不过他开始学会感受姚望的情绪,也不再开一些愚蠢的玩笑去破坏气氛。

    姚望也渐渐觉得杨业明人还不错,虽然有点幼稚,但很懂得照顾人,有时候上午没有拍摄,姚望赖床起晚了,醒来的时候杨业明已经结束锻炼买好早餐等他了。拍大雨里的戏,导演几次都不满意,两个人被水浇得很冷,结束后杨业明也是拿了毛巾先帮姚望擦了头发。嗯,这个人也不是完全没有可取之处的。

    姚望第一次看到杨业明露怯,是在楼顶拍一场戏的时候。按剧本宇文佑天要鼓励恐高的光光,让他俯瞰整个城市,正视自己的内心。结果到了楼顶,真正恐高的是杨业明,他站得远远的不肯到边缘来,姚望过去拉他的胳膊,好不容易站到边上,杨业明却不敢往下看。姚望只好笑着安慰他:“没事的,别怕,你演的时候看着我就行了。”

    开拍之后杨业明努力集中精神演戏,姚望也一直用眼神鼓励他,连后面杨业明搂着他的肩加戏他也没有抗拒。因为杨业明搂住他的时候手心微微颤抖,眼睛里也是不安,像个站在悬崖边上畏高的幼兽,有点可怜,也很可爱。

    六月中旬,电视剧终于杀青,导演一挥手,定了晚上大家一起吃庆功宴,片场里一阵欢呼。姚望心情也很不错,嘴角上扬,轻轻哼着歌收拾东西,杨业明就坐在一边撑着下巴看他,眼神专注。

    姚望笑着问他:“杨业明,你看什么呢?”杨业明不说话,就只是看着他笑,一双眼睛都弯了起来,两个酒窝也露了出来,姚望第一次发现杨业明长得很好看。

    庆功宴上,大家都放开了玩闹,杨业明更是喝high了,四处敬酒拼酒,和人说话也变成了喊,就像一只上蹿下跳的猴子。姚望也喝得微醺,脸颊红红的,眼里也有点朦胧,他坐着休息了一会儿,觉得还是不舒服,就起身去洗手间洗了把脸。

    刚要出去就迎面撞上了晃晃悠悠走进来的杨业明,抬头看见是姚望,杨业明眼睛一亮:“姚望~”

    姚望哭笑不得地看着走路都不稳的人,侧身让他赶紧进去上厕所,哪知杨业明并不进去,一直拉着姚望走到洗手间外面寂静无人的角落,那手劲大得姚望无法挣脱。

  “杨业明你干嘛?”

  “姚望~你是不是特别不喜欢我?”杨业明斜倚在墙上委屈巴巴地问姚望。

    又是这种湿漉漉的,狗狗一样的眼神。姚望心里莫名其妙觉得这样的杨业明有点儿萌,他又揉了揉杨业明的头发,难得温柔地说:“没有,我很喜欢你,虽然以前觉得你有点儿烦人,但是后来发现你人还不错的。”

    杨业明听完“嘿嘿”傻笑了两声,突然伸手抱住姚望,头在姚望肩窝蹭啊蹭,小声说:“我也喜欢你。”

    姚望更觉得杨业明像只大狗狗了,他笑着说:“好好好,喜欢,杨业明小朋友,咱先去上厕所行不行?”终于连哄带劝地把杨业明送进了厕所。至于那两句喜欢,姚望完全没有觉得不妥,那只是在表达对朋友的欣赏罢了。

    晚上回到房间杨业明已经困了,整个人安安静静地任姚望把他扶到床上躺下。姚望费力地脱了杨业明的衣服,把被子给他盖上,才长舒了一口气,自己也喝了不少,还要照顾这个小朋友,真是累得要命。他简单洗漱了一下就躺到自己床上睡着了。

    两个人一觉睡到了十点多,直到姚望被电话吵醒。

  “喂?小龙老师?”“姚望,你们还没起啊?一会儿起床之后你俩到我这儿来,有事儿跟你们说。”“好。”

    姚望闭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用了五分钟才清醒过来,下床去摇杨业明:“起来了杨业明,小龙老师找我们呢。”听到了杨业明的回应他才去洗漱了。

    从浴室出来看见杨业明已经坐了起来,双眼迷瞪,头上还翘着两撮呆毛,姚望噗嗤一声笑了:“杨业明你现在看起来像个傻子,怎么那么傻啊你,合合合。”杨业明反应过来,从床上跳起来把姚望扑倒,挠他痒痒:“你说谁傻呢?说谁呢?”姚望被咯吱得差点断气,连连求饶,杨业明这才放过他去洗漱。

    收拾完已经是中午了,两个人就和小龙老师约了一起吃午饭。看着关系比一开始融洽了许多的两人,小龙老师挺欣慰也有点儿紧张,因为他接下来要说的事可能又要让他俩炸毛了。但该说还得说,他咳了一声,开口道:“你们应该都知道,耽美剧的套路,就是卖腐。我们的剧光靠平时的拍摄花絮可能不够,所以为了加大宣传力度,需要你们拍一些比较卖腐的花絮或访谈之类的…”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小龙老师此刻就深有所感。因为对面刚刚还笑着的姚望突然就皱了眉,而一直瞄着他脸色的杨业明自然也就闭着嘴不说话了。

    姚望接这个剧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和杨业明要组cp,但他真心不喜欢为了迎合大众去把自己演成他们心中样子,两个直男要作为cp关系亲密地拍什么花絮,单是一想姚望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小龙老师尴尬地搓了搓手,又解释道:“不是需要你们有多暧昧,就是随意拍一拍你俩的日常,你们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剩下的让粉丝们自己去想象就成,给哥点面子啊,姚望?”

    姚望脸色稍霁,勉强点头答应了。小龙老师又看向杨业明,杨业明比了个OK表示自己没有异议,小龙老师这才松了口气。

    然而第二天就出了岔子。

    小龙老师要拍一个两人的小访谈,小助理搜集了一些粉丝的问题让他们回答,开始的时候气氛是好的,姚望还笑着和杨业明开玩笑,直到小龙老师把话题刻意地引歪,比如问姚望,杨业明有什么优点啊,是不是大?或者说姚望超爱吃香肠,那天吃了十根香肠。

    姚望心里厌恶极了这样的场面,他并不认真回答问题,也没有接梗,他怼小龙老师:“不是你最爱吃香肠嘛,你吃得最多了。”而杨业明在这方面反应得有点慢,被小龙老师引导着套了好多话才后知后觉,他心里有点恼怒,觉得小龙老师太狡猾了。两个人都不喜欢这种卖腐方式,问一些有颜色的问题,说一些根本就是假的答案,让人很不舒服。

    一场小访谈下来,大家都十分尴尬,小龙老师也是一肚子苦水,上面的硬性规定他有什么办法,这么明眼一看就很假的访谈交上去,挨批的还是他好么。但到底也没舍得说什么给姚望和杨业明添堵,他让两个人早点回去休息,接下来的半个月他们除了拍一拍写真,其余时间可以自行安排。

    回酒店的路上,姚望安静地走在前面,杨业明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憋了半天忍不住问道:“姚望,你是不是生气了?我刚才就想说你睡相好玩儿,不是那个意思。”

    姚望回手胡噜了一把他的头发,“我这回可真没生你气,小龙老师那么精的人你哪能绕得过他,我就是觉得这种访谈太别扭了。”

    杨业明一听姚望不是生他气,立马来了精神,胳膊搭上姚望的肩膀:“我也觉得有点奇怪,非要把正常的事儿说得那么黄那么暧昧。你也别想太多,反正以后我们俩就正常干我们自己的事儿,让他们录去吧,要是有不想回答的问题咱就不回答。”姚望这些天被他搂来搂去习惯了也懒得去躲,他点了点头,他是有底线的,任何人也不能随意越过。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