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你的捧场王呀

停更好好学习鸭

且以深情共余生


2.

    拍摄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姚望认识了很多新朋友,虽然他不是外向的人,但也很好相处,对谁都笑着,剧组从上到下都很喜欢他。不过大家都知道他安静惯了,几乎没有人会在他想自己呆着的时候打扰他,除了杨业明。

    杨业明年纪小,带着少年特有的活力和热情,总能在大家疲惫的时候把气氛带动起来,又自带撩人技能,剧组的小姐姐们几乎让他撩了个遍。可姚望不喜欢,他讨厌杨业明每天凑过来和他絮絮叨叨说很多话,抛一些他根本不想接的梗,热情太过就变成了聒噪,而杨业明显然没有这个自觉。

    拍了一上午戏,姚望又窝在椅子里玩手机,杨业明拿出一罐不知名食物,自己吃了一勺,又挖了一勺喂给姚望:“来,尝尝!”

    姚望看着那黑黑一坨丝毫不想下嘴,他一边说不吃一边偏过头躲了,杨业明耸耸肩把东西收了起来。姚望刚喘了口气,就看见杨业明又掏出另一罐豆子状的东西,拿出了一颗跃跃欲试,旁边又有剧组的小姐姐怂恿着,说姚望就是太傲娇了。杨业明不再犹豫,要把豆子喂给姚望,姚望满脸都写着拒绝,却还是被他把豆子塞进了嘴里。

    杨业明刚露出得意的笑,姚望马上低头把豆子吐到了地上,还来了声非常有力的“呸!”,杨业明的脸僵了下,他一脸委屈地说自己的心都碎了,姚望可不管他怎么受伤,只觉得这个人真是烦透了。

    下午继续拍戏,休息的时候杨业明跟姚望闹着玩儿,像个初中生一样讨人厌地推搡姚望,难得姚望心情好,笑着跟他打打闹闹斗了几个回合,突然杨业明伸手把姚望抱了起来,用手托着他的屁股,姚望一下子失去重心,吓了一跳,又不想去搂杨业明的脖子,只好整个人悬在空中晃悠着,嘴里不停说着要下去。

    杨业明好不容易闹够了要把姚望放下去,却冒失地在姚望脚离地还远的时候就撒了手,姚望踉跄着落地,有点狼狈。剧组小姐姐紧张地问了句“姚望没事儿吧?”

    姚望理了理衣服上的褶皱,面上笑着摇了摇头说没事,心里却翻了无数个白眼,杨业明太幼稚了,玩闹起来毫无分寸,刚才的好心情被他这么一闹已经完全没有了,姚望走到片场另一边和其他演员聊天,只想离杨业明这个人越远越好。

    转眼拍摄进程已过半,后面拍的戏份多半是关于宇文和光光暧昧的关系,有很多需要肢体接触或眼神对视的地方,大家发现,本来已经渐入佳境的姚望,突然又有点不会演了。

    姚望也很委屈,他对着杨业明只觉得嫌弃,怎么可能和他深情对视还被他又搂又抱的,他只能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进入剧情,尽量减少NG的次数,不给大家添麻烦。杨业明就轻松多了,他自身形象和宇文佑天很相符,而且又对姚望很有好感,所以搂抱姚望的时候一点都不迟疑,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每次成功抱到了姚望,杨业明脸上就会闪过得逞又满足的笑意。

    好不容易坚持着拍完了所有重大戏份,姚望放松地瘫在椅子上,也终于有了心情和大家开玩笑聊天。杨业明跟男二坐在房间另一头,和姚望一起讨论剧里的角色。

    好不容易姚望这么开心说了这么多话,杨业明聊着聊着就有点飘,不自觉开了小黄腔儿,说光光这个人啊,整个剧里的角色他都睡过!然后和男二一起列举:“首先他和晓乐从小一起长大啊,睡一次,然后遇到大总裁宇文佑天,睡一次,……”

    姚望一开始还跟着他俩笑,后来越听杨业明说得越过分越难听,把光光说得像个万人骑的婊 子。姚望终于冷了脸,低头刷手机,不怎么回应杨业明的话。男二本来也跟着闹,瞄见姚望脸色不对,赶紧噤声,而这边杨业明还在眉飞色舞地说着,丝毫没有看明白男二给他使的眼色。

    姚望多少年没跟人红过脸,所以即使生气了也只是面上淡淡的,说话很敷衍,但是对杨业明的厌烦在那一刻升到了极致。怎么会有这么不会看眼色这么拎不清的人,他也有个22岁了,又不是两岁!

    连着好几天姚望都没给杨业明好脸色,除了一起拍戏,其他时间都不怎么搭理他,不管他怎么围着姚望转,都得不到回应。

    杨业明情绪也低落起来,不上蹿下跳逗大家开心了,也不四处撩剧组小妹儿了,有明眼人偷偷告诉他,那天姚望生气了,你得去道歉,哄一哄啊。杨业明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他玩笑开得太过了,他一直大大咧咧没顾忌惯了,完全没留意到这一点。

    想明白了,杨业明就屁颠屁颠去找姚望道歉,姚望正在玩别踩白块儿,纤长的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移动着。杨业明小心翼翼坐到他旁边,“那个……”姚望头也不抬:“嗯?”

  “我那天开的玩笑惹你生气了,对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是自己说着说着就high了,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啥。”

    姚望没什么表情,说:“我没生气。”

  “你明明就…”

    杨业明话还没说完,姚望的手慢了个拍儿,错过了一个音符,屏幕上出现“游戏结束”四个大字。

    姚望“啧”了一声,太可惜了,他马上就创新纪录了,他抬头刚想说点什么,就看见了杨业明紧张无措的表情,黑溜溜的眼睛一刻不离地看着他,姚望仿佛看到面前蹲了一只大狗狗,他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

    他摸了摸杨业明的头,像安慰小朋友一样说:“好了好了,我不生气了,我知道你是开玩笑的。”

    杨业明这才露出一个傻不拉几的笑,说着那就好,又凑过来要玩一把别踩白块儿,姚望无奈地笑着把手机递给他。也是,自己跟一个小屁孩儿较什么真儿呢。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