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你的捧场王呀

停更好好学习鸭

且以深情共余生

1.    

    两人被编剧兼经纪人小龙老师选中去演网络剧《错生》是在16年的春天,彼时姚望已经毕业在社会上混了两年,而杨业明还是一个正上大学的小屁孩儿。

    第一次见面是在某个酒店的大厅,两个人一起去见小龙老师。姚望在大厅见到小龙老师的时候,杨业明还没到。

    小龙老师看着少年感十足像画一样美好的姚望,非常满意自己的眼光,拍着姚望的肩膀不知第多少次感叹:“你真的就是我心目中的光光,太符合这个角色了!”姚望稍不自在地缩了下肩,笑得很拘谨。他是安静又慢热的人,很不习惯这样突然的触碰。

  “诶!杨业明来了!这儿呢!”小龙老师朝刚进酒店的人招着手。

    姚望回过头,就看见戴着棒球帽和大白耳机的杨业明迈着大步走过来,可能是路上拥堵心情不佳,所以杨业明脸上没什么表情,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第一眼姚望就对这个看起来浮夸装酷的男生没有任何好感,他觉得自己可能根本没法和这样的人相处。

    小龙老师给两人做了介绍,姚望虽然内心抗拒,但还是习惯性地露出笑容以示友好。杨业明被穿着蓝色衬衫干净清爽的人脸上的笑晃得有点愣神,半天才反应过来,也勾起嘴角打了招呼。

    在杨业明心里,长得好看的人都是好人,而面前这个好看得有点过分的人,他很喜欢。他不禁开始期待起两人的合作,哪知道他在姚望心里已经被纳入了“不可深交小名单”。

    两个人在酒店住了几天,除了必要的交谈,姚望几乎不会主动跟杨业明说话,更多时候他都是一个人安静地刷手机。杨业明却想多了解姚望一点,总拉着他问东问西。

  “你多大了?”“24”

  “24?不能吧?我以为你最多高三或大一呢,你看着好小啊!”“…嗯。”

  “你平时都喜欢干什么?”“…没什么特别喜欢的。”“……”

    姚望总是冷冷淡淡的,把想要靠近的杨业明隔在了他的小世界外。

    陆续认识了其他演员之后,正式的拍戏也开始了。拍的第一场戏,是杨业明扮演的宇文佑天和姚望扮演的光光相遇的场景。杨业明演技虽然稍显青涩,但基本的素养是具备的,整体表现还不错。而姚望不是科班出身,第一天开拍,整个人紧张得有些恍惚,演的时候表情很僵硬,台词念得也不流畅,一条戏要好几次才能过。一上午下来大家都很疲惫,虽然没有人指责姚望,但他自己心里很过意不去,午饭都没怎么吃。

    姚望窝在椅子里努力地看剧本,记台词,他只希望自己下午的拍摄可以表现好一点。

    杨业明端着一盒蔬菜沙拉走过来坐在姚望旁边,看着他问“你中午怎么吃那么少?下午不会饿吗?”姚望听见了,但没心思搭理他,只觉得这个人挺不识趣,非要来打扰他。

    杨业明叉起一点卷心菜放进嘴里,又说:“我们来对下一场戏吧,你找找感觉,一会儿你就放开了演,别紧张,肯定能演好。”不等姚望回应,他先回手拿了自己的剧本,清了清嗓子开始念台词。

    姚望愣愣地盯了会儿他握在剧本上骨节分明的手,眨了眨眼睛,也拿起剧本认真地对起了戏。遇到姚望台词语调不准确或对剧情把控不到位的地方,杨业明就停下来,细细地教他怎么做效果会更好,耐心地给他做示范。

    午休时间变得安静下来的房间里,只有两个人低低的嗓音,夹着偶尔不知是谁发出的轻笑声,阳光透过窗户照到地板上,像一幅精致的画。

    下午姚望有一场和杨业明的戏,另一场是和男二一起的,他两场的表现都比上午好了很多,旁边的剧组小姐姐一直在小声说好帅好帅。姚望回以一个微笑,然后对旁边站着的杨业明说:“诶,谢谢你啊”,杨业明傻笑了一声,手搂上他的肩,说:“没事儿,以后有问题都找哥!”姚望翻了个白眼,嫌弃地挣脱杨业明的手臂,转身去找小龙老师聊天了,留下杨业明一脸懵地站在原地。

    晚上小龙老师把两人找来开了个会,虽然剧本较原著改了很多,没有明显的耽美情节,但剧中的宇文和光光关系非常好,所以小龙老师要让姚望和杨业明共住一个房间,让彼此熟络一点,增进一下友谊,这样以后的戏才能演得容易一些。

    第二天姚望和杨业明就拎着行李进了新安排的酒店房间。当天拍戏收工已经十点多了,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房间,姚望拖着疲惫的身子,坐在床上开了瓶水喝,一回头就看见脱得只剩内裤的杨业明在屋里晃来晃去,他吓得差点把手里的瓶子扔出去。

    这人有什么毛病?姚望翻了个大白眼。他清清嗓子,喊:“杨业明!”

  “嗯?”杨业明回身用赤裸的上身对着他。

  “…嗯…,你平时都这么…?”姚望用眼神示意。

    杨业明“啊”了一声,然后不好意思地说:“我习惯回家就脱衣服了,觉得在家就怎么舒服怎么来嘛,对吧?”

    你也说了那是在家!姚望深吸了一口气,不再理会他,转头整理起自己的行李箱。杨业明感受到了姚望的低气压,悄咪咪地随意套了件黑背心在身上,进浴室去洗漱了。姚望松了口气,算他识相。

    然而隔天收工杨业明照样是从门口一路脱到沙发,最后只剩内裤,在房间里哼着歌走来走去。几天下来,姚望已经麻木了,他爱光着膀子就光吧,看一眼自己也不会掉块肉。

评论(4)

热度(10)